医院设计,医院建筑设计,医院规划设计,养老院设计,医疗设计,康复医院设计_医博传人咨询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专业医疗机构规划设计公司 / 国内首家全程化医院设计服务机构

医院规划设计,医院二次整改设计,最好的医院设计公司

医院设计首选品牌18年专注 医疗机构规划设计服务

400-8383-2720755-23300681

医院设计行业资讯
栏目导航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学术活动

客户见证

客户问答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

400-8383-272

主页 > 行业新闻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很少了,这是好事儿

关键字: 医院设计,医院建筑设计,医院规划设计,养老院设计,医疗设计,康复医院设计 发布时间:2018-07-14

近几天,《我不是药神》在网络上刷屏。

故事乍一听是有点荒诞的侠盗风格,一个卖印度神油的保健品小贩,机缘巧合卖起了印度特效药,山寨低价却对治白血病真有奇效。他本来可以挥挥衣袖离开这档高风险的买卖,却因为和病人群体的深情厚谊,重操旧业。最后,小贩被绳之以法,但从轻发落,刑满释放之际,听说正版药已经纳入医保,算得上是某种程度上的皆大欢喜。

这部口碑爆棚的国产电影,其实是一部现实意义大于艺术价值的影片,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代购“救命药”。

1968 年出生的陆勇是一位企业家,2002 年他被医院诊断患上"慢粒细胞白血病",骨髓移植需要配型,只能先吃药,稳定病情。由于必须服用格列卫控制病情,他两年就花了50多万人民币。

2004 年,陆勇意外获悉印度有仿制格列卫,如果吃这种药一个月仅 4000 元左右。他通过药瓶上的信息联系上了印度方面直接购买仿制药。

陆勇吃了一段时间印度仿制药后,发现效果很好,便将自己的服用情况发在了病友群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病友纷纷联系陆勇,希望他能帮忙。"告诉他们怎么弄,实际上也不是我帮他们买,他们支付完成不了,主要帮他们解决支付问题。"

让人没想到的是,2013 年 11 月,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近千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幸运的是,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最终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了裁定。

还原神药"格列卫"专利到期后国内很多厂家都能生产

电影里所描写的病症,临床上称之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简称"慢粒"),为白血病中的一种,发病率在十万分之三左右。

1999 年之前,慢粒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只有 2-5 年,而且医生们对慢粒这种疾病治疗拿不出什么好办法。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研发的‘格列卫’让这类患者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慢粒早期不容易发现,进展比较慢,很多患者在体检时会发现白细胞降低、脾肿大、腹部有包块等症状。在"格列卫"面市之前,慢粒患者在慢性期只能依靠骨髓移植,且不说寻找匹配骨髓的难度,即使在移植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并发症的风险。当慢粒患者进入到快速期后,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很快就会死亡。

‘格列卫’是非常好的靶向药,绝大部分病人在服用之后和正常人一样,而且生活质量高,和骨髓移植相比,药物的副作用也小。

抗癌药价格为何这么高?

1.研制费用高 专利价格贵

实际上,研究一款新药,尤其是像格列卫这种对控制白血病有显著作用的药,通常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巨额的资金。

一款好药的诞生,更像是“十年磨一剑”的过程。药企投入巨额经费,研究者夜以继日地工作,如此往复,人类才战胜了一个个疑难杂症,越来越多的绝症有了“救命药”。

以格列卫为例,从发现靶点到获批上市,这款药耗费了约50年,制药企业诺华投资超过50亿美元,成就了数位美国科学院院士,还催生了不少医学上的重大发现。

为了有动力和资金基础去研发下一款药品,药企必须要在专利期内把专利卖出高价,尽可能多地获取利润。根据相关法规,专利药存在保护期限,只要期限一过,仿制药就可以合法生产。这样一来,“正版药”价格将遭遇“断崖式跌落”,也就不再能为药企赚大钱了。所以说,

只要一种药物在专利期内,大部分国家的患者都吃不到便宜药。

2.经手渠道多

一盒药从生产出来到消费者手里,有层层的代理关系,如省代理给市代理,市代理给医院等等。由于每一层都要有自己的利润空间,药价会被进一步提高。

3.抗癌药进入“靶向药时代”

近年来,在癌症这样的大病治疗中,靶向药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靶向药能够瞄准特定的病变部位,并在目标部位蓄积或释放有效成分。在提高药效的同时能抑制毒副作用,减少对正常组织、细胞的伤害。

在这些因素的共同影响下,抗癌药的药费也就成了很多患者家庭的沉重负担。

印度代购,怎么就这么便宜?

如果一个国家严格执行药物专利保护,在保护期内,相应药物的仿制药是不能制造的,然而印度是个例外。

印度适用于专利强制许可:当专利危害到居民健康和国家安全的时候,国家有权不经过专利所有者的同意,将它强制许可给本国生产厂家来进行强制仿制,这能够防止落后国家因为买不起专利药而无法保证国民基本医疗和国家安全。

虽然老挝、孟加拉国等不发达国家也都适用这种专利的强制许可权。不过,唯有印度在仿制药生产上全球领先——即便是美国上市不久的新药,也很快能出现在印度市场。

▲印度的格列卫仿制药

不过,仿制药会不会像山寨产品一样,存在质量隐患呢?

在多数国家,仿制药上市标准是非常高的。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规定,仿制药必须和它仿的专利药在“有效成分、剂量、安全性、效力、作用(包括副作用)以及针对的疾病上都完全相同”。

印度正规的格列卫仿制药就和瑞士诺华的格列卫专利药效力基本相同,格列卫仿制药的效果也经过了无数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测试。

同样的效果,极低的价格,这便是仿制药的“功劳”。

未来,专利抗癌药有望降价吗?

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从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完善支持政策三大方面提出了15条指导意见。

今年5月起,国家实行进口药品零关税;同时,财政部联合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发布了《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2016年和2017年,经过两轮国家医保谈判,大幅降低了十几种抗癌靶点药的药价,并纳入医保目录。

医保目录外的抗癌药如何实现降价?国家医保局将开展准入谈判,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

据了解,近年来有关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2017年居民个人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下降到28.8%,较新一轮医改前下降了12个百分点。抗癌药方面,绝大多数临床常用、疗效确切的药品都已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国家医保局将按要求抓紧推进工作,争取让群众早用上、用得起好药,逐步减轻重大疾病患者的医药费用负担。

虽然专利抗癌药全面降价还任重道远,但相关的民生政策和谈判已在路上。正如陆勇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现在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很少很少了,这是一个好事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