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设计,医院建筑设计,医院规划设计,养老院设计,医疗设计,康复医院设计_医博传人咨询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专业医疗机构规划设计公司 / 国内首家全程化医院设计服务机构

医院规划设计,医院二次整改设计,最好的医院设计公司

医院设计首选品牌18年专注 医疗机构规划设计服务

400-8383-2720755-23300681

医院设计行业资讯
栏目导航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学术活动

客户见证

客户问答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

400-8383-272

主页 > 行业新闻

取消“计划生育”相关司局 国家卫健委放手了?

关键字: 医院设计,医院建筑设计,医院规划设计,养老院设计,医疗设计,康复医院设计 发布时间:2018-09-12

“独生子女,是指一对夫妻生育的唯一孩子。”

这简短词语和浅显的概念背后,承载着一个改变了很多家庭命运的决定——计划生育。在宏观层面上,计生根据国情为国家铺设了综合治理人口的政策道路,又在微观层面上悄悄影响了至少两代中国人。

随着“国家卫计委”更名为“国家卫健委”,新部门21个内设机构中,3个与“计划生育”有关的司局都发生了变化。其中2个被撤销,1个更名,“计划生育”已经在新改组的司局中被抹去。

随着“计划生育”的消失,国家卫健委不再负责计划生育工作?未来,我国生育格局将出现哪些变化?

中国生育格局多次变化

中国生育政策历经多次变迁。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虽在生育政策上有所变化,但生育权一直归家庭。建国初期,政府一度鼓励生育,奖励多子女母亲、强调人多力量大;1970年代提倡“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

直至1982年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严格一孩”政策开始长期推行。

制图/孙金鸣

近年来,面对人口形势的逆转,我国计划生育政策再次到了调整期。

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提出,“不再保留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这是自1981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以来,国务院组成部门中第一次没有“计划生育”名称。

2018年8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提到“中央制定计划生育扶助保障补助国家基础标准,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情况逐步提高。”这意味着,未来国家层面将提高计划生育补助保障标准和加大发放补贴的力度,给予“二孩”家庭更多补助倾斜。

2018年8月底提请审议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中的婚姻家庭编,不再保留计划生育的有关内容。

2018年9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中,关于“计划生育”,在主要职责一项中仅有两句话:负责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工作,开展人口监测预警,研究提出人口与家庭发展相关政策建议,完善计划生育政策;指导中国计划生育协会的业务工作。

自1979年计划生育政策出台、1981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成立至今,已经过去了近40年,如今,“限制生育”可能要画上一个句号。然而,国内要全面放开生育,还有很多现实问题摆在面前。

生孩子 这届年轻人不行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从2007年到2015年,育龄妇女一胎生育率,呈急速下滑趋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从“一孩”生育率下降至“腰斩”中不难看出,作为生育主力军的85后、尤其是90后,生育意愿相当低下。

前段时间,手机上养“蛙儿子”成为新潮。用养蛙来代替养娃,90后“蛙妈们”为何不想生孩子?或许是因为,90后是一群愿意独居,经常自嘲“单身狗”,并且觉得“有伴侣可以,没有也行”的佛系人群。恰如一位90后网友留言:“老一辈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现在这么多的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孩子,就像我们永远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结婚。”

除“佛系思想”外,从现实来看,年轻人养娃的最大压力主要集中在3方面:教育、住房、职场。

  • 教育投入。在家长“精英教育”的目标下,孩子大多师出几十个兴趣班,踏着无数人民币长大。
  • 房子。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在“六个钱包”凑首付的时代,年轻人手中的钱,还完贷款,已所剩无几。
  • 对职场女性而言,生孩子的代价很大。生养一个孩子,女性职场至少有长达2—3年停滞期。这对企业来说,也是需要考虑的人力成本问题。

国家卫健委开始动作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至今已经两年半,有关下一步政策走向的讨论,依然牵动公众神经。事实上,有关奖励生育刺激人口增长的研究工作,早已低调展开。

2017年12月,在生育转变与社会政策应对国际研讨会上,国家卫健委直属事业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曾提出,要树立家庭优先的价值理念,将家庭利益的审视融入所有经济社会政策;要制定以生育支持、幼儿养育为主体的家庭支持政策,形成家庭友好的制度环境等建议。

同月,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中一撰文称,在政策制定和资源分配过程中有效地纳入家庭视角,应该将家庭作为基本的福利对象,制定一系列强化家庭功能的政策体系。他提出的具体建议中,包括“提供经济支持的政策”。

同时,据澎湃新闻报道,国家卫健委已组织专家研究奖励生育的可能性。这项研究预计将在年底完成,届时可能上报有关部门。该研究将探讨包括对生育子女家庭给予物质、税收减免等奖励的可能性。“奖励‘一孩’还是奖励‘二孩’?如何奖励?每年要花多少钱,这些都需要深入论证。”有关专家表示,“最终的目的是让成本、效益最大化。”

鼓励生育 这些办法行不行

不仅中国,低生育率也是各国长期关注的问题。纵观各国政策,鼓励生育,大体包括现金补贴、税收调节和增加产假三种方式。

现金补贴政策是对生育孩子的家庭予以现金补贴。在法国,生第二个孩子可领取665法郎,生第三个孩子可领取1578法郎,以后每增加一个孩子可多领取852法郎。

税收调节政策多是减免税收。在美国,每个孩子每年可减免400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国家开征了单身税。法国政府向未婚无孩的纳税人征税时,多征收除正常纳税额外的25%。

此外,产假也是鼓励生育的办法。产假时间,在德国从1927年的6周延长到1992年的3年,在俄罗斯从初始的12周延长到4年半。

为了让更多家庭“敢生”“愿生”,前《新周刊》总主笔肖锋曾提出六点建议,除了税收优惠、增加产假、奖励现金、入学保障和住房保障外,肖锋还提到职场性别平等:“要从用人制度上,比如女性职场待遇等方面入手,改善育龄妇女的职场地位。”肖锋表示,这方面既要有法律强制,也需要政策优惠,不能把负担完全推给用人单位。

养育下一代,关系国家未来。此前,《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的《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一文中指出,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仅靠家庭自觉,还应该制定更为完整的体制机制。

尽管国家卫健委的内设机构名称中没有了“计生”字眼,但新设的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还负责计划生育有关业务。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在全面放开“二孩”背景下,完善并实施鼓励生育的相关配套措施,成为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被赋予的重要职责。

来源:健康界



Top